广州提升养老服务水平破解养老难题

继“基层养老痛点仍待破除”的问题提出后,广州市就该问题积极开展基层养老健康服务建设,但养老院经营困难、养老人才缺乏等棘手问题仍然存在,针对这些问题,广州市政协委员们给出以下建议。

问题一:基层养老供需存在矛盾,服务质量参差不齐
建议:提高从业人员素质,建立养老护理行业标准和规范
广州市政协委员们在走访基层养老机构时得知,专业老人照护团队整体素质仍待提升。不论是居家养老还是机构养老,普遍存在从业人员年龄偏大,学历水平偏低,普遍依赖经验执业,缺乏专业技术水平;加之不同的护理人员受训时间长短不一、受训层次高低有别、从业经历经验各不相同,造成专业素养和能力水平参差不齐。种种问题共同导致养老供需矛盾难以缓解,基层养老服务品质难以提升。

政协委员邓方阁认为从业人员专业素养和能力水平参差不齐需要追溯到技能培训的不足:“老年照护工作也是一个专业,一种职业,绝对不同于保姆。”同样是涉老行业从事人员,欧洲在护理员的培训与挑选上更为严苛与细致。而反观国内情况,虽然现在有相应师资专业的学校开设了相关专业,但只是针对在校生或者可以再继续教育年轻从业者,并不是适合目前现实生活中绝大部分非科班出身、文化程度偏低、且又年长的从业者,但对这样一群老年陪照护人员工作者,仅提供短期培训带来的积极影响是十分有限的。

随着广州市养老照护人员技能培训工作的逐步推进,逐步完善的岗前培训和职业培训体系让非科班从业人员有了更多提升自身技能水平的机会,但并不是每一个护理员都愿意参加这样的培训。部分护理员反映由于平时工作强度大、认为短期培训没有什么收获等原因都导致相关从业人员不愿参加。

问题二:对行业认识不足,存在传统偏见与迷思
建议:推动多方合作,拓宽供给渠道
对于涉老行业传统的偏见与迷思影响下,学生普遍认为的工作强度大、报酬回报低、家人不支持等原因都导致涉老专业招生困难,涉老专业的学生很多都来源于其它专业调剂过来的。因此对于他们以后的职业发展道路来说,学生从事养老意向比较薄弱。
即便有着如此巨大的市场需求,为何年轻力量不愿加入涉老行业?究其根本原因在于三方面:一是社会对养老服务专业的认识不足,这个专业要培养什么样的人员,将来可以在哪些领域,哪些机构就业,学历教育与技能实践的依附关系如何,认识不足;二是对老年照护服务有恐惧心理,认为工作辛苦劳累,社会认可度低,绩效评价体系不完善薪酬待遇低,难以实现人生价值;三是基于需求导向的健康养老制度建设,学科建设,政策导引的作用还没有充分发挥。

对此,政协委员张嘉默表示要从三方面推进工作,实现点对点突破。首先要加强政策宣传,消除社会对养老照护服务的消极认知,传递“为社会提供服务的任何一个职业都应当受尊重”的价值理念;其次要实实在在地保障合理的薪酬待遇,养老照护服务的特点主要是长期和持续,工作内容涉及生活照料、健康管理和功能维护,有风险等级,应当建立公平的评价体系,保障合理的薪酬待遇水平;第三就是要建立老年照护服务的保障制度,规范照护服务的供给渠道,通过服务行为的塑造,政策和制度的保障改变观念。

广州养老

为进行更精准的培训分类,政协委员陈以怡则从三个方面提出突破建议:借助有相当资质的社会力量开办专门面对现有护理人员的养老护理专业人才培训机构,以迎合当今社会发展中多层次、多样化的养老服务需求;加大制度供给和政策的支持力度,科学把控培训实效,实现我市养老护理人才职业培训工作的新突破;加强校企深度融合,落实招生即招工、入校即入企的政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