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中国未来人口深度老龄化?

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2020年中国65岁人口占比为13.5%,到“十四五”期间将达到14%。我国将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人口结构问题将日益突出。

  研究表明,人口老龄化与人均GDP增长、卫生支出增长和人均预期寿命正相关。为应对深度老龄化,我国必须以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加快供给侧改革为重点去努力。

  按照65岁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人口老龄化分为进入、深度、超级三个阶段,目前面临着深度老龄化的挑战和机遇。

  一方面,15-64岁劳动人口与65岁及以上退休人口的赡养比例为5:1,扣除30%的在校学生和非就业人员后为3.5:1;

  另一方面,劳动年龄人口的总规模为八亿八千万人(16-59岁),其中17.2%有大学学历,为提高劳动生产率奠定了基础。

  今后,需要根据人民日益增长的健康需要组织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按约束条件实施供给侧改革,实现代际和谐。

浙江养老

  中国进入人口老龄化和深度老龄化阶段仅用了20多年。预计再过10年将进入超老化阶段。未来10年是我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转型、经济转型和社会进步的关键时期。为了提高人民的身心健康水平,我们要按照官方的要求,深化教育、就业、社会保障和医疗体制改革。

  一是深化教育体制改革,提高劳动人口的综合素质和创新能力,实现第一人口红利,以科技促经济。

  坚持基础教育公平,可以借鉴国外经验,实行中小学主要教师轮流到当地学校任教,实现基础教育均等化。

  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培养工匠精神,防止盲目追求高等教育。要在研究生阶段培养具有创新能力和引领能力的人才,不设虚专业,不搞帽子工程;

  二是深化就业和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增加国民财富积累,实现第二人口红利,以消费拉动经济。

  按照国民预期寿命和时代步伐提高劳动人口年龄,实行早减晚增的全额基础养老金领取机制,做好老年人就业服务,提高就业参与率;加强一套住房保障机制。

  大力发展个人养老保险,保障老年职工福利性住房和老年农民宅基地权益,改善老年人口资产结构和消费能力。

  三是实现医保与医药的高质量协调发展,把社区卫生纳入城乡建设的基础设施,提高人民群众的身心健康素质,支持家庭医生团队签约,解决妇幼保健与居家养老相结合的问题。

  公立三甲医院在攻坚医术、学术研究、人才培养等方面发挥着主导作用,通过专家联盟或紧密的医疗集团赋予基层力量。

  财政预算和医保基金支付引导社区和龙头医院合理转诊、资源共享,构建临床、机构、制度一体化的持续医疗服务体系,改变分级挂号、病案建设、检查的现象,提供无障碍、安全、实惠的基本医疗服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