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智慧居家养老系统开发(智慧居家养老机构系统平台)

试用体验智慧养老系统

浙江智慧居家养老系统开发(智慧居家养老机构系统平台)

围绕老年人对美好生活向往和建设“重要窗口”要求,全省养老服务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和不足:一是布局不够合理。城市老城区、老年人集中聚居区缺少养老机构、一床难求,而部分郊区养老机构床位空置,与群众需求的匹配度还不够高。养老机构与医疗机构毗邻建设规划不够。

二是供给不够丰富。养老服务供给不够多元,老年人选择余地不大,尚不能满足个性化需求。养老服务机构市场开拓意识、上门服务意识不强,重硬件、轻软件,提高护理水平去开拓和赢得市场的理念还有欠缺。医疗供给不足,老年人看病、配药还不方便,失能老年人的社区医疗和护理服务需求尚未得到有效满足。

三是队伍不够专业。养老护理员收入低、学历低、地位低、年龄大,职业缺乏吸引力,养老机构普遍存在招不到人、留不住人现象,护理人员专业性有待提高。四是数字化不够先进。智慧养老应用场景偏少,供需对接智能程度不高,信息平台建设不够系统集成,存在重复建设和碎片化现象。

主要目标

到2025年,人人享有多样化、普惠型的基本养老服务,浙江特色的现代化养老服务体系基本建成,养老服务事业和产业协调发展,高水平建设“幸福颐养标杆区”,成为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民生领域的“重要窗口”和国际交流重要平台。

——老年福利水平明显提升。所有浙江籍失能失智老年人都得到长期照护保障。高龄津贴、百岁老人长寿保健金和最低基础养老金标准不断提高,老年优待对象扩大、更加精准。探索老年人福利政策逐步惠及常住老年人口。

——城乡养老服务更加均衡。养老服务设施相对均衡覆盖,老年人不分户籍享受养老服务设施。山区、海岛等地老年人得到基本养老服务。

——综合照护能力显著加强。养老机构布局更加合理,居家社区机构养老服务更加紧密,家庭适老化改造更加普及,综合长期照护保障政策进一步健全。

——康复护理质量不断提高。护理型床位达到58%,每万老年人口配有20张认知障碍床位。培育1000个康养联合体。所有护理员具备基本的康复知识,高级护理员掌握康复技能。

——护理服务队伍日趋壮大。每万老年人口拥有持证养老护理员25人。高级和技师级护理员占持证护理员的18%以上。

——智慧养老服务深化拓展。养老服务数字化改革取得重大成果,“浙里养”智慧养老服务平台高效运行,适老化智能产品和服务供给丰富,智慧场景高频应用,老年人获取服务更加便利。

鼓励社会力量参与。打造高度开放、公平竞争、稳定透明的营商环境,做到省内省外、国有私有、公办民办的一视同仁。支持养老服务机构规模化、连锁化、品牌化发展,规范公建民营养老机构监管。培育发展为老社会组织,发展购买服务,促进社会组织、志愿者参与养老服务。引导开展银龄互助活动,倡导低龄、健康老年人为高龄、失能老年人提供服务。探索“时间银行”养老模式,逐步提高“时间银行”储蓄率和承接机构到位率。

建设养老服务“四大平台”

建设“浙里养”智慧养老服务平台。利用物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以“1+5+N”总体框架,建成全省统一的“浙里养”智慧养老服务平台,并实现高效运行。打造养老服务数据库,推进养老机构开业“一件事”“一床一码”、家庭养老床位、智慧养老社区、幸福养老指数发布等服务应用场景,实现信息共享、供需对接和综合监管。链接各地个性化养老服务平台,对接养老服务市场主体服务平台,为老年人及其家属、养老服务机构、从业人员和各级涉老政府部门用户,提供养老政务服务、社会服务、公益服务并链接市场服务。

建设养老产业平台。推进“养老产业园”建设,引进养老服务企业,集聚老年产品用品企业,实施优惠政策,减轻企业成本,推进养老服务和产品用品市场发展。鼓励研发生产制造有地方特色的高质量、多样化的老年产品用品,支持建立老年用品专业市场和老年用品网络交易平台。鼓励老年用品企业参加展会和论坛等,拓宽推广销售渠道。培育一批带动力强的龙头企业和知名度高的优秀企业,以大企业、大品牌带动产业集聚,形成基地化集聚发展规模效应,推动养老服务业融合发展。加快发展康复辅具产业,打造一批“ 浙江智造”知名自主品牌和骨干企业。鼓励创办老年文化节、老年产品博览会等。

文章来源:采编网络

体验智慧养老系统
返回顶部